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 关注 > 廖可:我站在归于平静的“钻石公主号”前,背后是逐渐恐慌的日本社

廖可:我站在归于平静的“钻石公主号”前,背后是逐渐恐慌的日本社

2020-03-03 04:11:35来源:未知阅读:标签:

文章导读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从位于市区中央的横滨站出发,驱车绕过一座又一座海上长桥,便可抵达远离市区的大黑埠头。道路两旁丛生的杂草告诉人们,这里是一个容易被人遗忘...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从位于市区中央的横滨站出发,驱车绕过一座又一座海上长桥,便可抵达远离市区的大黑埠头。道路两旁丛生的杂草告诉人们,这里是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地方。就在这渺无人烟、与世隔绝的人工岛上,与周遭的寂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灯火辉煌却了无人迹的“钻石公主”号。轮船及其上的乘客们在这里蛰居了近一月之久,他们的遭遇,正是日本政府和社会对待新冠病毒态度的缩影。

停泊在大黑埠头的“钻石公主”号邮轮,笔者拍摄

寂静的豪华邮轮

紧挨着东京的著名海港城市,横滨,这里地处市区的观光胜地横滨未来港,在平时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参观,但近日却显得格外冷清。过往行人佩戴口罩匆匆而过,显然并没有陶醉在风景之中。

“钻石公主”号邮轮并没有停泊于此。它停泊在一个名叫“大黑埠头”的港口,是一个远离市区、以货运为主的码头,与横滨未来港相距约5公里隔海相望。2019年4月,这里的大型邮轮港口才刚落成,停泊此处的豪华邮轮与往来的大货车显得格格不入。除了这些,这里就只有荒草。

笔者驱车用了40分钟,绕过大半个横滨市区,进入到大黑埠头所在的人工岛,但是在进入港区时却被拦下。现在,这里除了公务车辆与货运车辆,不允许一般车辆入内,道路旁有相关人员排查进入车辆,但意外地却不拦截步行者。

外围对普通车辆的排查,笔者拍摄

现场附近禁止入内标语,笔者拍摄

下车步行10分钟,便可接近停泊着“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核心港区。港区周遭被铁栅栏和铁丝网所围绕,铁丝网外围距离邮轮目测约有1000米的距离。进入铁丝网内部区域的入口只有两个,虽然有人驻守,但笔者去时只有3名上了年纪的港口保安在,总体而言警备显得十分松懈。铁丝网外围偶尔路过的行人告诉笔者,这里没人会想接近邮轮,邮轮自身就可以防止外人入内。

排查岗亭之一,笔者拍摄

透过铁栅栏,可以清楚看到停泊在港口、将即将入夜的天空映得发亮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邮轮上客舱的窗户全都紧闭,相对上层的高档客舱阳台上也空无一人,甲板上只能看到闪烁的电灯泡和飘扬着的英国国旗。事实上根据日媒的报道,邮轮上的乘客除了必要的检查、取药、进食以外,都尽量避免将自己暴露在公共区域,躲在房间中等待日本政府的进一步决策。“没有人可以随意离开房间,也没有人敢随意离开吧。”门口的一位保安这么说。

透过铁栅栏可以清楚地看到邮轮,笔者拍摄

阳台、甲板空无一人,客舱窗户紧闭,笔者拍摄

政府将防疫大本营设置在邮轮的5层处,《东京新闻》称那里既有大量的日本自卫队员和厚生劳动省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也有医护人员和检疫官在忙碌,因此邮轮周遭反而显得十分空旷,只是零星停驻着几辆日本自卫队卡车、警车、救护车和各家手机信号服务商的信号车。

从埠头通向邮轮的唯一通路是一个乘客中心,现如今该中心似乎已被作为一个连接港口和邮轮的工作站,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工作人员在繁忙地工作。自卫队卡车旁堆放着一些物资,时不时有身着白色严密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从乘客中心跑出来取物资。

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和旁边自卫队写着“灾害派遣”字样的卡车,笔者拍摄

铁丝网外围是一条马路,在看得到邮轮的地方,有几辆打着双闪的汽车停在这里。坐在车里的人大多为滞留邮轮人员的家属或朋友。根据之前日本媒体的报道,家属朋友们常在这里守望着邮轮。“邮轮上有我的朋友。每天都和其他朋友换着来看,希望能有什么变化,但一直都是这样,让人疲惫。”一位菲律宾人这样对笔者说道。

“钻石公主”号与日本政府的窘境

从“钻石公主”号邮轮于2月3日返回横滨至今,已过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全世界包括日本的普通民众,都在盯着日本政府如何去解决这个属于英国、载着多国乘客、却最终丢给日本处理疫情的“烫手山芋”。

挑大梁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尽可能地平衡各方小心处理,却导致了问题日趋严重,解决遥遥无期。从2月19日开始,厚生劳动省让核算检测结果为阴性的80岁以上高龄乘客优先下船,共有970人下船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到自己家中。

他们乘坐巴士的公交站,事实上就在笔者眺望“钻石公主”号的铁丝网外围处,可以说船上的乘客轻松便可踏入普通人居住的区域。当时,政府将乘客就这样通过初步检疫便放回公共区域的行为,一度引起全国上下的批评和恐慌。但是不难看出,这一举措同样也是在其饱受别国政府、日本国内外媒体和民众批评之下,硬着头皮做出的。

“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下船乘坐公交车返回市区(图片来源:日本读卖新闻)

在当时乘客身份涉及多国籍、日本针对新冠肺炎的检测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为了保全奥运主办国对人权的保护和重视之形象,同时也避免让乘客下船进入日本国内以引起国内民众反弹,厚生劳动省并没有在一开始就迅速出手将乘客分类并带下船隔离治疗,而是用有限的检测能力慢慢检测,阳性患者送去医院,阴性患者放回市区继续观察,等待检测者滞留邮轮。

直到前段时间为止,日本所使用的新冠病毒检测方式依然是以PCR核算检测为主,需要花费5至6个小时并且检测正确率有限,并不能算作十分有效率的检测方式。

PCR核算检测仪器示意图(图片来源:MBS Media)

当时初步检测为阴性、直接放回市区生活的乘客中,有许多没多久便被重新检测为阳性,便证明了核算检测的不确定性。这种缓慢的处理方式带来的是船内情况的急遽恶化,感染人数迅速上升,以至于日本政府不仅遭受到来自美、澳、英等国的批评,也遭受到国内民众的怨言,于是才有了加速初步检测、没大问题就直接放回市区的这一出。

然而在日本政府硬着头皮让更多的乘客快速下船后,回到各地的乘客却在进一步的医疗观察中被陆续发现感染新冠肺炎;与此同时,日本国内各地也逐渐出现了非境外输入、感染路径不明的新冠肺炎患者。连日情况的恶化以至于WHO都看不下去,公开发言称日本的情况令人担忧。

这一切,使得厚生劳动省以及背后的安倍内阁更加处于窘迫的地步。根据日媒最新一次舆论调查,安倍内阁支持率已跌破40%,目前为36%左右,逼近当年因为森友学园丑闻而导致的31%低支持率水平。

奥运、经济和防疫,安倍在三个鸡蛋上跳舞

事实上,厚生劳动省以及背后的安倍内阁的考量,无非是在这几个要素上:奥运、经济和防疫。而最终,这些考量都和他那岌岌可危的支持率有着莫大关系。可以说,这几个要素都切中日本政府甚至是日本社会的痛点,任何一个处理不好不仅会对安倍内阁造成致命打击,还有可能使日本跌入新一轮的低增长低谷中。但偏不巧的是,这三个因素却又无法全都顾及。

对于日本政府来说,现在最重要的议题无疑是东京奥运的开办。奥运会如若因为疫情不开半或延期开办,不仅对投资超过300亿日元的日本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参股其中的民间经济团体更是巨大的打击,还会从长期影响整个日本社会的情绪,影响国内活力,让后续经济发展蒙上一层阴影。目前的情况是,虽然日本政府强硬地向外界释放信息,仍然坚持要开办奥运,但已有国际奥组委的委员对外宣称延期或将部分项目分给英国或加拿大进行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项。

毫无疑问,疫情对奥运的开办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因此为了成功开办奥运,日本政府必须要下狠手控制疫情。截至2月27日,安倍已宣布多项强力措施,打破之前的“佛系防疫”,其中包括全国中小学临时休学,各大活动取消,各大公司尽量施行错峰出行、远程办公,民众尽量避免前往公众场合等。

这样的强力措施或许可以避免疫情的进一步恶化,却会对经济造成短期内的巨大影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安倍赖以维持支持率的“灵药”——“安倍经济学”就已经呈现出全面失灵的情况,东京股票从之前的一路看涨逐渐回到了平稳、甚至起起伏伏的情况。近期因为疫情,东京股市甚至与纽约股市一起出现连日暴跌1000日元以上的情况。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安倍就转手开始以外交为主线稳定自己的支持率,特别是在增进与中国的关系上下了大功夫,但是经济的颓势已然显现。2019年下半年,日本的GDP增长率跌至负6.3%。正是由于这样的情况,安倍政府很难在第一时间舍弃经济的因素放手与疫情一搏,这也是一开始日本政府软性防疫、尽量不介入民间的一个重要理由。

防疫将会对安倍的支持率形成更加严重的打击,但是不一定程度上牺牲经济去防疫,疫情本身的扩大化也会对支持率造成致命伤,而更重要的是疫情影响下的经济和奥运同样也会让支持率跌倒底点。防疫抑或不防疫,日本2020年的经济进一步倒退已成定局,问题是倒退到什么程度,损失能不能控制到最小。在和专家们会谈后,厚生劳动省宣布日本进入疫情扩散关键期,安倍宣布采用更强硬的政策手段控制疫情,很显然他做出了选择。

逐渐陷入恐慌的日本社会

在安倍和日本政府公布更强硬的举措之后,先对此做出反应的不是新冠肺炎,而是日本社会。就在昨天,日本各大超市的厕纸被一抢而空,起因是因为有谣言称口罩和厕纸所用原料相同,而作为日本厕纸主要供货地的中国将把原料集中于生产口罩而导致厕纸供给减少,使得日本厕纸即将缺货。

这个谣言事实上在出现之初就已被日本各大媒体辟谣,日本97.5%的厕纸为国内生产。但是,厕纸抢购潮并没有停下,一直持续到了昨日晚些时候。各大超市现如今在口罩荒、消毒水荒之后,陷入到了厕纸荒。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很多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早已知道这是谣言,但恐于像之前那样陷入没有口罩用的地步,因此仍然加入到抢购之中。

超市的厕纸被抢购一空(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

在疫情最为严重的北海道地区(昨日感染人数已超过东京),知事已宣布2月28日至3月19日全道进入紧急状态,市民在没有紧急事项的情况下不要出门,这引起了昨日下午至晚间北海道地区超市的大抢购,各大超市的货架上现如今空空如也。周末之后仍然要上班的上班族向媒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担忧:自己的工作怎么办?生活还能否继续?

除此之外,日本全国各大活动,诸如演奏会、运动会、毕业式等皆停止开办,满街的活动海报都贴满了“演出中止”的贴纸。同时,许多大型公司企业也开始了远程办公和缩短营业时间的措施。早在一周前,日本的大型综合商场Laox就因为客流量下降宣布裁员5000人;而大丸松井也因为疫情每周二闭店并缩短日营业时间,非正式员工(如打工者)多数被裁员。东京迪士尼乐园和大阪USJ乐园也在昨日宣布歇业至3月15日。虽然街上戴口罩和没戴口罩的人数仍然五五开,但是民众之间的恐慌情绪已然一眼便可看出。很多没戴口罩者恐怕并不是他们不想戴,而是已经没有口罩可戴。

东京都町田JR站附近,戴口罩和没戴口罩的人比例仍然是五五开,笔者拍摄

最让人不安的仍然是,日本各地多数的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感染途径至今未被判明,而同时厚生劳动省漏掉检测部分“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下船乘客、未及时将中国捐赠的1万快速试剂盒投入使用、明明全国有日核算检测3800名疑似患者的能力却每天只实际检测900人,这些迷之行为让人更加忧虑。

厚生劳动省已表示将快速试剂盒投入使用,并责成调查为何全国每日实际只检测900人、哪些医疗机关在渎职的情况。很明显,早期日本政府“佛系抗疫”的措施所积攒的恐慌逐渐爆发了出来,并且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会情绪。被宣布停校之后,面对媒体的话筒,家长们都手足无措。他们的表情就是现在日本社会的表情。

点赞 (0)
热门文章
日榜 周榜

头条 | 国内 | 国际 | 产经 | 军事 | 范儿 |

觉察者-最敏锐角度 备案号:京ICP备13001399号-5